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百年留學路 風云家國情

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孫云

2019/6/21 11:43:40

向哲濬用過的打字機

向隆萬夫婦在美國查找東京審判相關史料向隆萬提供

  家與國,命運交織密不可分。在年已78歲的上海交通大學退休數學教授、上海交大東京審判研究中心名譽主任向隆萬眼中,父親、自己和兒子,百余年來,人生的起伏始終與祖國的興衰緊密相連。

  一家三代留學路

  1892年,向隆萬的父親向哲濬在湖南農家呱呱墜地。人們不會想到,有朝一日,這個孩子會在東京審判中對清算日本侵華罪行做出重要貢獻。1908年,美國將庚子賠款中的一半以資助留美學生的形式退還中國。隨后,以這筆款子舉辦的游美肄業館(清華大學前身)初次向全國招生,正讀中學二年級的向哲濬告別恩師徐特立,先后在長沙的初試、復試和全國復試中名列榜首。1917年,向哲濬公派至美國,獲耶魯大學和華盛頓大學兩個法學士學位,于1925年學成歸國。

  與勤奮的父親一樣,向隆萬在上世紀那個特殊的年代也沒有放棄學習。當時在西安交大任教的他,一直通過父親郵寄的教材,跟著父親學習英語。“文革”結束后,國家剛開始公派留學,向隆萬便在英文筆試中獲得了優異成績。作為訪問學者赴美學習兩年后,向隆萬回國,先后任教西安交大和上海交大,并參與發起全國大學生數學建模競賽。這項賽事不僅已成為全國高校規模最大的基礎性學科競賽,也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數學建模競賽。

  家與國常難兩全。抗戰期間,向哲濬與家人聚少離多。后來他忙于東京審判常駐日本那幾年,向隆萬尚年幼,對父親與東京審判的印象,也僅止于他在家夜以繼日在打字機前的背影。向隆萬1980年赴美時,次子向宇明剛出生不久。2003年,向宇明也跟隨祖父和父親的腳步,前往美國求學。

  乖巧小兒救全家

  1933年,上海租界的領事裁判權取消,當局在公共租界設立第一特區高等法院和地方法院,向哲濬被任命為第一特區地方法院首席檢察官。當時的上海,風云變幻,大戰一觸即發。日本人到處物色日后可充漢奸之流,甚至不惜綁架威脅。一天深夜,兩個日本特務找到向家租住的新里。他們想當然地認為,檢察官一家肯定住整幢屋子,便徑直摸到樓上臥室,開門的卻是一對廣東夫婦。他們以為跑錯了地方,悻悻走了。原來,向家租住在一樓。這晚,向哲濬加班未歸,向隆萬和母親、姐姐睡在一樓,幸好襁褓中的小隆萬十分安靜,沒讓特務察覺樓下有人,否則可就命運難卜了。

  第二天,日本特務闖進民宅的新聞上了報紙,向家知道上海不能再待了。于是,母親帶著向隆萬姐弟輾轉蘇州、湖南等地避難。“珍珠港事件”爆發后,日軍占領了法院,堅守崗位到最后一刻的向哲濬假裝一般職員徒步逃出,喬裝去了重慶,擔任國防委員秘書,后又受命參加東京審判。

  1948年12月,東京審判法庭結束,向哲濬回國方知國民政府高官要員各謀出路。他卻先后辭去國民政府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長和國民政府司法院終身大法官的任命,留在上海,迎來解放。

  向隆萬的孩子們,自然沒有經歷過那樣的戰火紛飛。不過,父親在國民政府工作過的這段經歷也在后來給全家帶來了不少麻煩,但他們一直三代同堂,安貧樂道于銅仁路一間僅40余㎡的小屋內,不曾改變熱愛祖國與民族的初心。

  向隆萬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90高齡的向哲濬,病中仍關心國內外形勢,對日本右翼勢力妄圖復活軍國主義、否認侵華戰爭罪行的行為異常憤慨。前不久,向隆萬剛從日本回來,在那里他專程去了趟靖國神社。在他看來,相比十年前,日本軍國主義復辟之心愈加明顯,他將見聞記錄保存下來,并準備就此再次提議建立東京審判紀念館,留存這段不可忘卻的歷史。

  歷史不能被遺忘

  2005年9月,胡錦濤總書記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重要講話中高度評價東京審判:“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對日本戰犯的審判,使發動侵略戰爭、雙手沾滿各國人民鮮血的罪魁禍首受到應有的懲處,伸張了國際正義,維護了人類尊嚴,代表了全世界所有愛好和平與正義的人民的共同心愿。這是歷史的審判!這一審判的正義性質是不可動搖、不容挑戰的!”2006年,電影《東京審判》讓更多人知道了東京審判。然而,向隆萬卻發現,大多數人對這段重要史實一知半解甚至存在誤讀。

  由于當時政府并不重視,又經歷了歷史動蕩,向哲濬帶回交給南京國民政府和東吳大學法學院的兩套材料悉數湮滅。為此,向隆萬三次遠赴美國,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國家檔案館和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圖書館里翻閱成千上萬的檔案,努力完成親歷者留下的那一片片拼圖,也由此對父親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2010年,向隆萬編著的《東京審判·中國檢察官向哲濬》一書出版,塵封多年的史料重見天日。2011年5月3日,在東京審判開庭65周年之際,中國國內首家專門研究東京審判的學術機構上海交通大學東京審判研究中心成立,向隆萬出任名譽主任。他先后參加主編和編寫了80卷《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英文,2013)等相關書籍。從2013年開始,向隆萬還和同事一起,在上海交大首次開設全國唯一的通識教育課程《東京審判》。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對向隆萬來說,父親的戰友梅汝璈在日記中寫下的這句話——“我無意去做一個復仇主義者,但是如果我們忘記歷史,那一定會招來更大的災難。”是他晚年“打撈歷史”的最好注腳。

极速3d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