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愛琴海畔辦報人 黃浦江岸再創業——記希臘《中希時報》總編汪鵬

作者:子歌

2019/8/13 16:53:21

  汪鵬:希臘《中希時報》、希中網總編輯,中國僑聯青年委員,希臘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秘書長,希臘華僑華人聯合總會秘書長。

  汪,水深而廣;鵬,大鳥也。汪鵬人生中的重要軌跡,似乎都與“水”和“飛翔”有關。17年前,23歲的他從南京秦淮河畔展翅,飛渡重洋,走進了希臘愛琴海灣;12年后,又飛回到上海黃浦江邊創業。

  他身上的標簽中,始終有一個“辦報人”。作為希臘及南巴爾干半島國家和地區第一份中文報紙《中希時報》的總編輯,也是該地區最大的中文全媒體集團總編輯,他的身上,活出了一個“辦報人”的多種身份,各有精彩。

  排版工人:打印報紙出了兩期

  去希臘,辦報紙,都是汪鵬人生中“不經意”的決定。

  他是南京人,1979年出生,在南京藝術學院讀的是平面圖形設計。“畢業時,和兩個朋友一起想去比利時深造,還找了留學中介。”誰料計劃趕不上變化,中介沒能幫他們把簽證辦出來,問他們能否改去希臘或南非?

  希臘是西方文明發源地,也是西方哲學、藝術的發源地。2002年,汪鵬和朋友最終選擇去希臘,在一所英國私立大學的分校繼續深造圖形設計專業。

  當時希臘屬于比較冷門的留學目的國,華人很少,也就一兩千人。汪鵬初到希臘,在那里的生活多靠勤工儉學,在廣告公司、私營電視臺實習。汪鵬說:“有一次,我和朋友在歐洲旅游,發現意大利、法國等地的餐飲店、便利店里都有品種不少的中文報紙,而希臘沒有,完全是一片‘空白’。”當時互聯網還不是很普遍,當地電臺或電視臺也沒有華人頻道,由于語言的阻隔和陌生的環境,許多旅希華僑很想知道,這個古老而神秘的國度里每天發生著什么,市中心封鎖道路、人們游行示威是為了什么,政府推出了什么新政策;在地球另一邊的故鄉,曾經熟悉的故鄉有了什么變化,出現了什么新鮮事兒?汪鵬想,何不辦一份中文報紙,滿足大家的“求知欲”?

  汪鵬是一個執行力非常強的人,他很快聯合了一位同學,“兩手空空,滿腔熱情”地干了起來。選稿、編輯、排版,“那時根本不考慮版式、風格,東摘一篇,西轉一篇,想怎么排就怎么排,自己就是一個排版工人。”

  他們來不及、也沒有資金尋找印刷廠,直接用打印機打了2000份報紙,還是彩色的,但銷售遇到很大困難。最后報紙只出了兩期,勉強撐了一個月,就難以為繼了。

  報社總編:堅持換來報紙發展

  辦報失敗,回國還是留下?人生何去何從?雅典奧運會給了汪鵬“轉身”的機會。

  2004年,希臘雅典奧運會開幕,汪鵬應聘在奧組委多語言中心工作了約4個月,給參賽國的隊員們提供中文和英語方面的服務。這項工作讓他打開了眼界,積累了經驗,也認識了很多人。之后,他又認識了希臘“中國城”公司的老板吳海龍。“希臘的華人人數一直較少,也不太集中,吳海龍有一個大夢想,希望華人抱團發展。”汪鵬也一直希望中希兩個文明古國在現代社會中也能互利互通。辦報,對信息交流、文化交流的益處顯而易見。吳海龍支持汪鵬的愿望,并擔任了《中希時報》的社長。

  2005年1月1日,《中希時報》創刊。但半年之后,汪鵬遭遇了最嚴重的一次危機。幾位創業伙伴相繼回國發展,在差不多半年的時間里,汪鵬找不到人幫忙,他這個總編輯成了光桿司令,一個人撐起了整份報紙。采寫、翻譯、排版、拉廣告,還要一家家跑訂閱,整天騎自行車滿大街跑。周日,他還要把版樣刻入光盤送到郊外的印刷廠,第二天一大早再把印好的報紙拖回來,騎著自行車穿梭在雅典華人區,一家一家派報。

  堅持,換來的是訂閱數的慢慢增長。有一天,一位中年阿姨敲開報社辦公室的門,除繳了一年72歐元的訂報費外,還給了汪鵬200歐元。她對汪鵬說,我支持你!堅持下去!汪鵬非常感動。“本來一直擔心,自己又苦又累,做的報紙沒人認真看,一度曾想放棄,現在感覺再怎么苦都值了。”

  度過這段慘淡期后,《中希時報》發展迅猛。采編、排版、翻譯外電,報社員工各司其職;雙周刊改為周報;報紙從一開始的24版,一步步升級到后來最多時的60版,發行面一度覆蓋到塞浦路斯和保加利亞。

  汪鵬一直感恩中國駐希臘大使館對自己的幫助。“歷任大使和參贊有機會都會幫忙宣傳我們的報紙。而有關中希雙邊貿易、文化、經濟等很多方面的新聞,使館都會提供一些采訪幫助。”2015年9月,《中希時報》在原有中文版面的基礎上,開辟了8個全新的希臘語版,旨在向希臘社會展示不斷變化的中國,并以全方位視角客觀報道中國。這8個希臘文版,每期都會直接被送上希臘國會議員、政府總理、各個部委主管部長的辦公桌,做到了“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戰地記者”:多次吸入催淚瓦斯

  2009年,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爆發,并引爆了歐洲債務危機,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這個風暴眼。在民眾游行浪潮最激烈的階段,希臘一年大大小小有800多次游行。在2009年至2012年期間,雅典的示威游行更是常以街頭暴力收尾。

  汪鵬成了忙碌的“戰地記者”。拍片、出鏡、成片,全程參與每一期與鳳凰衛視的突發連線和環球直播節目。“幾次大的游行罷工我們都去拍了。為了拿到第一手畫面,必須進入游行群眾和防暴警察對峙得最激烈的地方。”在那樣的現場,催淚瓦斯是常備武器。被問及怕不怕被誤傷,汪鵬回答說:“其實只要去現場,每次都會遭遇催淚瓦斯,但是要拍攝就不能怕。”汪鵬說,他被催淚瓦斯熏過很多次。“最嚴重的一次,被熏得趴在地上起不來,連氣都喘不過來。感覺就相當于一邊被灌辣椒水,一邊猛吸柴火燒起來的濃煙,窒息!”后來他有了防范意識,每次去拍游行現場都戴防毒面具。

  汪鵬慶幸地說:“當時的游行現場總會有人扔石塊,作為‘戰地記者’,被石頭砸到是家常便飯的,但還好,我沒被砸到過。”

  電商老板:生意再忙不誤發稿

  希臘債務危機那幾年,報紙發展已度過了最輝煌的年月,在受眾減少與廣告下滑的“兩面夾擊”下,報紙只能縮版應對。

  多條腿走路,或可“不畏浮云遮望眼”。2014年開始,汪鵬在上海黃浦江畔與朋友一起開起了兩家食品公司,主打電商網購平臺,用希臘橄欖油打開銷路,現在還轉變產品結構,做起了全世界進口食品(零食為主)的生意。“最初一年只能做一兩個集裝箱,現在已經發展到20多個集裝箱。”

  他在中國的時間多了起來,但他依舊抽出大量時間安排報紙、網站、微博、微信的推送。“希臘那邊有社長和執行總編坐陣,他們干到半夜,我早上接著做,基本能做到24小時滾動,無縫對接。”他的日常,還是審稿、改稿、簽稿、發稿不誤。

  現在,《中希時報》已經成為一塊中希文化交流的陣地。“到目前已經出了600多期,這600多期報紙,排列起來就是一個人青春的回憶。”他說,一棵小樹苗長成參天大樹,每一段樹干、每一根樹枝、每一片樹葉都有自己的存在價值,如果遇到挫折,那些挫折會變成樹疤,而往往每一個樹疤都是樹上最堅硬的地方。“克服種種困難,讓中國的方塊字在國外,特別是在希臘這個西方文明的發源地生根發芽,我感到很榮幸。”

  作為希臘多個僑團的秘書長副秘書長,他還為僑團發展、建設和諧僑區做出了很多努力。但他始終不忘一個“辦報人”該做的。“除了每年8月例行停刊外,《中希時報》從創辦至今,從未因任何困難停過報紙。”他說,中文是世界僅存的最古老的象形文字,希臘語是歐洲唯一沒有歷史斷裂的母親語言,能以世界上這兩種古老而現代的語言同時傳達一種理念、一種聲音,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极速3d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