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從華爾街到中國資產證券化事業的沖浪人生——訪清華大學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中心副主任郭杰群

作者:袁源

2019/8/13 16:40:03

  多年來,郭杰群常常回憶起1996年,老師易綱教授在印第安納大學校園餐廳里請自己和師姐一起吃的那頓午飯。在那次聚餐,易老師說:“學成之后一定要回國”。

  當時,易綱在美國過著安逸而平靜的學者生活。在跟郭杰群講下這句話時,易綱已經做出決定,回國發起組建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自此,易綱從金融學者到后來的央行掌門,在推動中國金融改革和開放的進程中,留下了堅定的改革派身影。

  “這么多年來,老師的話我一直記在心里。”

  2014年,郭杰群決定在國內落地創業,從容轉身,書寫家國情懷。

  專業領域的卓越建樹,讓郭杰群格外繁忙。目前,郭杰群既是創業者,還是清華大學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中心副主任、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院長、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資產證券化專委會顧問、地方政府的顧問……

  身兼數職,郭杰群常需要在各地奔波。作為一名有持續的理論思考并擁有在房利美、瑞信投行、對沖基金等豐富工作經驗的資深專家,郭杰群最大的希望卻是推動資產證券化在中國專業且健康地成長。

  正如郭杰群在其專著的自序中所言,“盡我所能推動資產證券化在中國的健康成長是我的心愿。也許多少年后,回首曾經付出的努力,卻發現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人生之所以有意義和充實,不正是那一份情懷和奉獻嗎?”

  牙醫理論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留學大軍直線上升。1995年,在不斷涌動的期待探求世界的留學生大潮中,有郭杰群的身影。

  那一年,研究生畢業的郭杰群帶著100美元,從上海搭乘飛機,去往1.2萬公里之遙的美國印第安納州。在印第安納大學,郭杰群第一次見到經濟系的老師易綱。此后近一年時間,郭杰群跟隨易綱擔任助教、兼做一些翻譯工作。老師易綱決定回國的時候,郭杰群仍未完成學業。在印第安納大學,郭杰群正試圖用自己的數學基礎與經濟學做出一些有意義的交叉。

  “我本科是數學系。數學是一門工具,所以希望讀研究生時能從事一門既有意義又依賴數學分析的學科。經濟學,特別是計量經濟學,就是既基于數學工具又重視對社會經濟現象分析的一門特別有意義的方向。”

  對于這段在美留學經歷,郭杰群的收獲不僅限于學術知識。“在研究生訓練中,更重要的是能力的培養。比如,如何對一個問題進行有效地邏輯分析與推理,如何開展研究工作。研究生時期的方法論訓練非常重要。”學術能力與方法論的積累,讓郭杰群得以在學界、業界游刃有余。博士尚未畢業,他已經有兩篇論文發表,兩篇論文被頂級期刊接受。

  2000年,在紐約州的康寧小鎮,郭杰群開始了自己的第一份正式工作。超過165年歷史的康寧公司有過多個“首次”和“第一”,這家美國玻璃業巨頭曾經在1879年最先發明并制造出玻璃燈泡,使愛迪生的發明成為現實;也曾于1947年,最先發明并大規模制造出電視顯像管,使電視進入千家萬戶。1970年,康寧最先發明并制造出世界第一根光纖,使光纖通信得以廣泛應用。在那里,郭杰群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進入市場部做行業預測。工作不久,郭杰群第一次看到了資本市場的殘酷。

  2001年,美國互聯網泡沫破滅,直接摧垮了光纖通信業,康寧股價一路狂跌,百年王者遭受重創,康寧一度瀕臨破產。面對康寧的不確定性,郭杰群開始尋求新的方向。房利美曾經是美國最大的金融公司,作為美國房產信貸的頭號公司,是眾多經濟學博士向往工作的地方。郭杰群想到了房利美。

  房地產是特殊的行業,從經濟系畢業的郭杰群并沒有房地產的經驗。“外行”的他敲開房利美大門的那塊“磚”,是他在博士期間研究的有關牙醫補助的課題。這個獲得美國統計署科學基金的研究,旨在從error-in-variables(具有錯誤信息的變量)中通過數學處理推演出變量的正確函數分布,從而幫助聯邦政府對納稅人醫療補助有正確的規劃。該理論在房地產信貸按揭領域,應該同樣具有指導意義,郭杰群認為。

  但他清楚地記得,在他還在展示論文的中途,房利美的招聘負責人竟然離席了。“畢竟是不同的領域,可能是沒希望了,”郭杰群心里暗想。不過,在隨后的一對一面談中,郭杰群還是將此研究的理論意義在按揭工作上的潛在作用做了進一步闡述。隨后,郭杰群拿到了房利美的offer。2002年,郭杰群從安靜的康寧小鎮走向繁華的華盛頓特區,開始在房利美做按揭信用風險分析。

  在房利美,郭杰群參與公司信用評分模型的開發和驗證,設計了基于嚴重逾期概率的按揭收購指數,開發了房產按揭貸款違約等一系列模型,不少模型至今還在房利美被使用。在此期間,中國人民銀行正在考慮個人征信系統的建設,而房利美正是人行當時對接交流學習的一個機構。在房利美兩年之后,郭杰群收到來自華爾街獵頭的問詢。華爾街是任何金融業內工作者神往的地方。在那兒,有著更為廣闊的空間。

  進華爾街

  郭杰群語速很快,這是他從華爾街帶回來的習慣。在美國待了19年,郭杰群職業生涯中的10年是在華爾街度過的。2004年,郭杰群來到紐約,走入華爾街,進入全球頂級投行瑞士信貸。

  進入投行,意味著高起點、高薪水。但隨之而來的,也有高負荷的工作壓力。“華爾街工作的氣氛很緊張,交易員生氣時會直接拿起電話摔出去。”這些在華爾街主題的電影中常看到的略顯夸張的場面,在真實的華爾街的確會上演。

  在投行的那些年,郭杰群的工作節奏通常是這樣的: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從新澤西的家中搭火車去紐約,晚上10點多收工,再坐火車回家。“在房利美,七八個人做的事情,到了瑞信,是一個人要做的工作量。”

  高壓力、高強度,是每一個投行人士的日常。這些日常中,郭杰群創造的成績并不尋常。在瑞士信貸交易策略和研究部門,郭杰群的團隊連續4年被《機構投資者》評為全美資產證券化和按揭量化模型的最佳研究團隊。美國的主流媒體《華爾街日報》《芝加哥論壇報》《紐約時報》和《商業周刊》上,常能看到這個名叫Jay Guo的華人主管對于交易策略、量化研究方面的真知灼見。2007年,他所做的有關新《破產法》對房地產行業影響的研究,引發美國社會熱議。當時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也曾引用該報告的結論。

  不到兩年時間,郭杰群被提升Director(總監)職位。華爾街機構中的華人高管們有個封閉的協會——華爾街華人協會。當初,協會只有不到60名成員。“促進中美金融交流一直是協會成員的心愿。”2007年,郭杰群在瑞信接受央視《東方時空》采訪時說道。2008年,協會組織了8位華爾街華人高管回國交流,與時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時任中國投資公司總經理高西慶、時任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李克平、時任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外匯業務中心主任(現任北京市副市長)殷勇、時任博時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肖風等中國金融界高層會面。

  再次見到老師易綱,郭杰群與其他成員與他談起了當時美國資本市場面臨的嚴峻局面,并傳遞了很多來自一線的市場信息。隨后,8名成員又迅速返回紐約“救火”。

  危機來了

  郭杰群并沒有想到,回到美國要救的那場“火”,在2008年延燒到了相當令人錯愕的程度,最后變成一場席卷全球的危機。

  山雨欲來,風已滿樓。早在2007年4月,美國第二大次級房貸公司——新世紀金融公司的破產就暴露了次級抵押債券的風險;從2007年8月開始,美聯儲作出反應,向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以增加市場信心,美國股市也得以在高位維持,形勢看來似乎不是很壞。然而到2008年3月15日,美聯儲突然接到貝爾斯登的通知,表示如果自己在未來24小時內得不到外來的資金援助,將宣布破產。震驚之后,美聯儲迅速作出反應,出手救助。2008年8月,郭杰群的原老東家房利美以及另一大房貸巨頭房地美股價暴跌,持有相應債券的金融機構大面積虧損。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又被迫接管“兩房”。

  那段時間,在瑞信自營交易部工作的郭杰群和眾多華爾街交易員一樣,“感覺美國政府釋放的信息很混亂,無人知道方向在哪里,每天睡不著覺”。所有人都知道情況在走向糟糕,但卻沒有意識到,“至暗時刻”來得如此之快。郭杰群的鄰居也是一位在紐約投行工作的高管,在雷曼倒閉前幾天剛剛出巨款購買了雷曼的股票。

  2008年9月15日,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控股公司申請破產保護;當天晚些時候,美國銀行發表聲明愿意收購美國第三大投資銀行美林公司。9月16日,美國政府向美國國際集團(AIG)提供850億美元短期緊急貸款。而在10天前,房利美、房地美剛剛被美國政府接管。2008年金融危機全面爆發。

  “很震驚、很恐慌”,金融危機發生逾十年之后,郭杰群對那段經歷依舊歷歷在目。在經歷了上世紀末的高科技泡沫破滅后,這是郭杰群在美國親歷的第二場經濟危機,“兩場危機雖然發生于不同行業,但人性的貪婪和資本在其中的作用是一樣的。”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波及廣泛,一片哀鴻聲中,繁榮時期不被人注意的致命隱患暴露無遺。

  對于這一場危機,郭杰群這樣看待:“金融是個風險隨時存在,且不可能杜絕的行業。由于其特殊性,金融需要嚴監管。但是監管首先應該強調的是監督而不是代替管理,其次監管總是滯后于市場變化。因此重要的是有規范的機制。一方面要能夠防范風險,同時在風險發生后,能減少破壞的程度。相比于人,制度建設更為重要。”

  “沖浪高手”

  身在美國,郭杰群一直都很關心大洋彼岸的祖國發生的事情。

  2008年5月,四川汶川發生8.0級地震,近7萬人喪生。當時在瑞信工作的郭杰群說服了公司對于公司員工個人救災捐款數額進行1:2的配資。這是當時華爾街唯一一家有此設置的投行。

  更多時間,郭杰群會從專業角度去觀察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進程。2008年金融危機后,遠在美國的郭杰群開通博客,常常在公開平臺諫言。2011年7月27日的第一篇博文里,郭杰群這樣寫道:“沒有經歷海嘯的人并沒有資格說自己是沖浪高手。”這句話恰可折射郭杰群性子里的耿直和坦率。這些年來,郭杰群觀察普惠金融、談保障性住房、評政府經濟刺激計劃……一項項政策熱點的解析里飽含了他對祖國發展的喜悅與更大期待。

  現在回頭來看,郭杰群的一些建言獻策頗具前瞻性。在2011年10月7日的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展望論壇上,他警示到,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已經等同于房地產擴張進程,缺乏對生態環境的考慮,造成文化斷裂的現象。早在7、8年前,他提出的諸如鼓勵跨城市區域之間的合作,對大學、職高教育進行結構優化,建立系統的數據中心,擴大資產證券化在實體經濟中的應用等思考,正是中國政府目前所著力推動的事項。

  2011年,他在另外一篇博文中,談到華爾街人才對中國金融業的作用:

  “第一,華爾街人才具有的具體技能和知識,如財務分析、計算機編程、企業海外并購上市程序等有直接的應有價值。這些技能馬上就可用上,見效快。第二,華爾街人才的理念、經驗,在華爾街打拼過程中對金融產品及機制、體系的觀察,對中國金融發展更具有前瞻性、推動性作用。這些經驗與中國本土機制的結合可以產生新思維,新理念。

  我之所以強調本土化的原因是因為國內外經濟,金融體制不同;一些必要的基礎設施也不完備,因此,直接搬用華爾街的理念還行不通。我們還應知道,不是所有的華爾街人才都會對中國金融業有用。如何合理地運用他們可能更重要。比如,我們看到一些具有具體技能的華爾街人才被用在政策制定、管理部門,這可能不太妥當。”

  回中國去

  事實上,郭杰群回到中國的想法已經醞釀許久。在美國的10多年里,郭杰群始終記著易綱老師的話,“學成之后一定要回國”。

  有一段時間,從未在國內全職工作過的郭杰群對于能否成功回國落地這一問題上,心懷顧慮。這種內心忐忑使得他在如何回國的問題上有些徘徊不前。2012年,中國證監會在全球招聘上海期貨交易所副總經理。在歷經近半年的多輪考核、答辯、評審后,郭杰群最終勝出,并被授予總經濟師的職位。然而,出于不安以及對國內體制的不了解,郭杰群臨陣婉拒。但命運又一次把郭杰群推向中國。2013年,在Zais Group做董事總經理、全球投資委員會委員的郭杰群被總部委派到上海負責公司的亞太事務。Zais Group是一家專注衍生品金融產品的對沖基金。郭杰群開始駐扎上海,常往返于中美。此時,距離他離開中國,已有18年時光。

  回到中國,郭杰群開始致力于推動資產證券化在中國的健康成長。2014年,郭杰群決定落地創業,在資產證券化方面做出具體實踐。資產證券化,又稱結構化金融,是指以特定基礎資產(或資產組合)的未來現金流為償付支持,通過對現金流的結構化以及增信處理,將流動性較差的資產轉換為流動性較強的收益憑證的過程。通俗而言,即將缺乏流動性、但具有可預期收入的資產,通過在資本市場上發行證券的方式予以出售,以最大化提高資產的流動性,幫助企業獲取融資。

  郭杰群剛回國時,中國剛剛重啟資產證券化事業。2013年8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進一步擴大信貸資產證券化試點。此后不久,在大連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李克強總理在回答瑞士信貸集團董事會主席烏爾斯·羅納的問題時,再次指出中國將推進資本市場的多元化發展和資產證券化。這給了郭杰群極大的信心。在資產證券化方面,郭杰群是“熟手”和“老手”。早在2007年,郭杰群就曾經回國,在中國發改委做過有關資產證券化的講座。在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松眼中,郭杰群是對資產證券化領域有持續的理論思考并有豐富實踐經驗的資深專家,“他的一些主講和發言,一直得到金融界同仁的認可與贊賞”。

  郭杰群講求做實事,并且常強調任何事業長期、健康的發展應該建立在規范的基礎之上。郭杰群發現,中國的金融實踐發展與美國有很大區別。這種區別不僅體現于體制,還反映在思維方式。在中國,資產證券化作為一個蓬勃發展的新金融,被簡單化地操作、被片面化地理解。

  “市場參與者主要關心的是產品發行規模,能否低成本地募集到資金,而對資產證券化龐大的其他功能,如盤活資產、轉移風險、設計滿足投資人所需要的金融產品、在企業戰略轉型中的作用等還缺乏一定的關注。”郭杰群的回歸,帶來了資產證券化在海外發展40多年的經驗與教訓。為了推動中國資產證券化,他在《中國金融》《金融市場研究》等期刊上發表了50多篇論文,組織每年一次的行業年會。2019年3月,第三屆中國結構信用與資產證券化全球投資者年會更是與歐洲貨幣投資者集團聯合舉辦,將世界上歷史最悠久、連續24年在歐美地區舉行的資產證券化全球投資者年會帶入中國。郭杰群說道,“希望吸納更多的海外投資人介入,加強中外投資人、融資人的交流,提高資源聚合的有效性,促進對資產證券化的理解以及中國資產證券化的發展。”

  2015年開始,郭杰群常去落座在號稱“宇宙中心”的北京海淀區成府路43號的一座“神秘”小院。院門口的小紅樓上高懸著“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這就是在業界享有盛譽的號稱金融界的“黃埔軍校”——“五道口金融學院”。從這所中國金融界的最高學府中,走出了無數對中國金融政策走向有著潛移默化影響的金融精英,在監管、各大銀行、證券機構、交易所擔任重要職位。在這里,郭杰群負責資產證券化的教學和研究,為金融精英授課。

  資產證券化課程的專業性非常強,要讓學員們聽懂不容易,更不用說要激發學員們的興趣。但郭杰群的學生聽過課后往往意猶未盡。“遺憾授課時間太短了”“聽了郭老師的課,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郭老師不僅讓我們知其然,還讓我們知其所以然”……郭杰群每次授課后,諸如此類的學生反饋不計其數。在五道口金融學院教學評分中,郭杰群往往是所有全職教授或者業界導師中得分最高的老師之一。2017年,郭杰群被五道口金融學院金融EMBA&高管教育中心授予“最受歡迎的老師”獎。

  對于資產證券化在中國的發展現狀,郭杰群認為,時至今日,年發行量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國,參與的企業數多了,市場、監管都更關心了,但在郭杰群眼中,中國資產證券化發展的專業探索之路還很長,包括法、稅制度等方面仍待改革。而自己在這條路上,將持之以恒地貢獻力量。

极速3d技巧规律